主页 > C再生活 >一年限制观光客五万人,这正是不丹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 >

一年限制观光客五万人,这正是不丹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

原创 C再生活 作者: 时间:2020-06-14 05:03:40 725


翻译:观念座标

不丹真是人间仙境,美景世上绝无仅有,我知道,因为我现在正在俯视亚热带的普那卡山谷(Punakha valley),在自然的田野风景中,只见歌唱的妇人在阳光下的辣椒田里翻土。此情此景之所以难能可贵,是因为它缺乏任何观光客。可惜威廉王子与凯特下週即将来此地访问,我希望他们的拜访不要煞了风景,降低了这里的格调。

这里为什幺少见游客,是因为政府政策的关係。在一九八零年代(当时不丹每年大约只有二、三十位旅客),不丹当局见到其他亚洲国家的美景——如尼泊尔、泰国、印度与塞席尔(Seychelles)——如何遭到观光业的轰炸,认为此情此景不适合不丹,因此决定所有外国访客来到不丹都应该多缴一笔钱,用以限制人数,促进文化的保存。

这笔所费不赀的追加费——每人每天两百英镑——就是观光业不振的原因。没错,现在每年来不丹的观光客并非屈指可数的十五人,而是五万人,但是这个人数还是少,而且正是不丹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。

当然,不丹是独一无二的。像这样的政策,绝无可能在欧洲重现吧?嗯,此话可能说得太早。作为一名旅游作家,我去年经历了一些事,让我认为不丹可能领先世界观光业的潮流,而不是标新立异,自外于主流的特殊行径。

第一个让我开悟的地点,是西西里岛的陶尔米纳(Taormina)。我当时正在撰写西西里岛西部与伊奥利安人(Aeolians)的辉煌史蹟,因此特别期待陶尔米纳之旅。此一历史名城,许多文人都歌诵纪录过—歌德、华格纳、叶慈、王尔德、D.H. 劳伦斯—此颗西西里岛的明珠,还一度被海明威形容为「美到伤痛」的地步(it hurts to look at)。

然而实地到访后,我感到十分痛恨。为什幺?因为我一跨出旅馆,立刻被人潮淹没,全部都是外来的观光客,有德国人、美国人、日本人、与英国人。人实在太多,进城要排队,逛街也要排队,在景点拍照?一样大排长龙。最后我放弃了—排队看别人排队,有什幺意思?—我决定到当地有名的旅馆提米欧(Temeo)喝一杯琴酒放鬆,结果这里一杯琴酒是天价:三十英镑。

一言以蔽之,陶尔米纳毁了,观光客摧毁了它。在我慢慢啜饮着那杯天价琴酒的同时,我领悟到这种现象到处都是,而且不能再这样下去,否则欧洲没地方可去,世界也没地方去了。

我到处都见到观光客过多的现象。两年前,我在法国南部的圣特罗佩(St. Tropez),花了两个小时在车阵中、开五英哩的道路。我的家乡英国康瓦尔郡也一样,在圣艾夫斯(St. Ives)开车,九英哩的路花了我九十分钟的时间。在佛罗伦斯、卡普里岛、威尼斯、普罗旺斯最美的小村子、阳光海岸、阿尔加维(Algarve),我都见到观光客可怕地挤在一起的现象。

更惨的是,观光客未来不会减,只会增,而这跟不丹的两个邻国有关—中国与印度。

在西西里岛后,我直接去了马尔地夫。在那里我跟旅馆经理有一些有趣的对话。他们告诉我,他们被中国观光客淹没了(人数第二多的是俄国观光客)。由于中国客人数太多,一些渡假村甚至决定实施种族过滤制:比方说,他们只允许30-40%的住客是中国人,否则一旦整个旅馆变成中国客的天下,欧洲旅客就不会再回头订房,整个渡假村的格调就会改变了。虽然如此,马尔地夫的旅馆老闆们都十分高兴,因为他们的住房率是100%,订得满满的。

两年前,中国超德(国)赶美(国),成为世界输出观光客的大国。这是因为有五亿中国人成为中产阶级(哇!太讚了!)当他们开始用他们的可支配收入、护照的时候,他们做什幺呢?他们都想出国:到小说、电影、歌曲中描写的着名地点。他们想要去伦敦、纽约、巴黎,他们想看法国的蔚蓝海岸,义大利阳光普照的地方、加勒比海的棕榈海滩、大溪地、马尔地夫。

当然,除了中国外,还有另一个新兴国家。很快地,我们就会看到印度观光客倾巢而出,这意谓着陶尔米纳街头会再涌入十亿人。为什幺印度人不应该去陶尔米纳?难道他们花的不是他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?

假如此事真的发生,陶尔米纳不只是毁了而已,它会变成一个令人害怕而危险的地方。但要怎幺做才能阻止此事发生?要满足中国人对波尔多葡萄酒的贪得无厌,只要多酿酒就行了,但普罗旺斯没有办法再複製出更多的美丽景点。

所以在我旅程的结尾,我想到了一个解决之道:学不丹。要来旅游?可以,但要看时节、看你有没有钱。观光客想要进入某城、某区、某国,先付费。当你的国家被观光客挤满时,你用墙把城镇围起来,把大门关起来。

听起来十分荒谬。参观蔚蓝海岸要先买票?难道欧洲不丹化了吗?然而今年,义大利一个特别美丽的地方—利古里亚海岸的五乡地(Cinque Terre, Linguria)—正打算这幺做。这五个滨海的美丽渔村,每到夏天都见到一车一车、一渡轮一渡轮的游客,村民认为他们受够了,他们订出上限,今年夏天只允许一百五十万一日游的旅客(去年的数字是两百五十万人),上限一到,他们就谢绝外客,封闭联外道路、不准渡轮再停舶,只有当地人才能出入。

这样做,最后会发生什幺事?坐在不丹,我可以告诉你。我们将会回到从前,最佳的外国旅游只有少数幸运者、有钱人、威廉王子才得以为之。未来要去托斯卡尼旅游,彷彿在挤温布顿的中庭位置一样,一票难求。

所以,你要好好珍惜下次的游程。因为大伙任意来去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年代即将结束了。大门即将关上,正如同美丽的普那卡山谷一样,农村女孩子唱着素朴的情歌,在一天晚上要价一千美金的五星级旅馆前面摘苹果。

文章来源:I have seen the future of tourism, and it’s designed to keep you out(The Spectator)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