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馨生活 >「从阅读获得自由,是青鸟存在的意义」──专访青鸟书店店长蔡瑞 >

「从阅读获得自由,是青鸟存在的意义」──专访青鸟书店店长蔡瑞

原创 J馨生活 作者: 时间:2020-06-11 02:53:52 748

「从阅读获得自由,是青鸟存在的意义」──专访青鸟书店店长蔡瑞

「你知道吗?其实开书店和创作一样,」蔡瑞珊说得认真,「是很个人的事。」

青鸟书店的店长蔡瑞珊,先前担任过阅乐书店的店长,阅乐书店位于松山文创园区,青鸟位于华山文创园区,说起来好像都是独立书店,但事实上大不相同。阅乐书店以木料为主结构,一楼,店外有个小湖;青鸟书店以水泥为主结构,二楼,在空中承受天光──不过,这两家店最大的分别,并不在硬体及位置。

「青鸟和阅乐最大的分别,」蔡瑞珊说,「是『独立』。」

阅乐书店是影视作品《巷弄里的那家书店》主要场景,在戏剧拍摄结束之后保留原貌、实地营运。蔡瑞珊表示,「而青鸟书店没有这样被事先定义,是独立生长出来的。」

蔡瑞珊在开始经营书店之前,有丰富的媒体工作经验,她坦言自己观察独立书店的眼光,有三个阶段。

「最早我以一个媒体人的眼光来看独立书店;」蔡瑞珊道,,「那时我的看法很简单,觉得独立书店与其他书店最主要的不同,就是商业价值。当然,那时我的看法还太浅。」

对独立书店看法的首次改变,来自经营阅乐书店的过程。「从旁观者变成经营者,等于是从零到一、从头开始学习;」蔡瑞珊说,「那时我才慢慢明白出版业与书店业工作人员的想法,知道有许多事与先前从外部观察的想像不同。这是我的第二阶段。」

蔡瑞珊开始接触更多独立书店的经营者,「我发现书店老闆们因各种不同的坚持而经营独立书店,那是许许多多守护初衷的故事,这些故事甚至可以反应台湾的社会变迁与民主进程;」蔡瑞珊决定自己经营青鸟书店时,于是认为「我想经营独立书店的理念,在『记忆』与『延续』。我希望经由这家书店,让年轻人不要忘记过去──这是我对独立书店第三阶段的看法。」

「有次在回家路上,我看到几个高中生在街头表演,旁边放着打赏箱,我觉得很有意思;」蔡瑞珊笑着回忆,「但没过多久,警察就过来关切了。」

想要在街头表演,需要先拿到街头艺人的证照──这套制度虽说是为了保障街头表演者而设计的,但也可能因此限缩了某些展演的可能。「街头艺人的证照会有制度的限制,而我认为音乐,尤其是独立音乐,应该要有可以表演、分享的地方。」蔡瑞珊说明,「所以青鸟也会是个音乐的书店,我会利用这家书店提供展演场域。」

虽想提供表演场域,但蔡瑞珊明白地表示自己想做的,并不是一家live house。「青鸟不会是个只单纯提供空间、让大家听音乐的地方;」蔡瑞珊道,「在青鸟所有的活动和表演,都有文化内容在底层支撑,青鸟的核心,仍是一家书店。」

对蔡瑞珊而言,认识独立书店的过程,也是她认识自我的过程。

「从小念书到进入媒体业,我都是顺着主流价值走的那种女生,」蔡瑞珊承认,「懂得什幺时候要隐藏自己的看法、不去质疑。」

直到进入书店产业,蔡瑞珊才开始接触社会议题,贪心地阅读大量人文书籍,进而反思自己过去眼界及思考的侷限。「所以我想藉由这家书店,让更多人和我一样觉醒;」蔡瑞珊严肃地说,「思考很重要,而阅读可以帮助人思考、产生方向感,这种感觉远大过于物质的满足,这是我的亲身体会。」

为了这个目的,青鸟书店里摆设了大量哲学书籍,蔡瑞珊还找来许多不同选书人,根据每个人的专业帮青鸟选书。「例如李清志协助选建筑类书目、林祖仪列了政治类的书单……」蔡瑞珊将媒体工作的经验应用到书店经营上头,快速寻找适合的人选,主动联络,「我会找『知道自己在做什幺的人』来帮忙选书,希望店里的书目可以让不同价值产生对话与碰撞。」

有思考、有对话,找到方向,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。「真正的自由是心灵的自由,是理解过去、现在,并且知道未来的方向。」蔡瑞珊说,「从阅读获得自由,是青鸟存在的意义。」

►►青鸟书店地址: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号玻璃屋2楼
►►青鸟书店

相关文章